年初的時候老婆的祖母過世了,趕快把機位的時間拉前(本來是預定一月中才回去)然後到了台灣就直接下台中。

祖母是受日本教育,我跟老婆一起稱祖母為おばあちゃん(歐巴阿醬)。而我的閩南語很爛,所以每次見面就是跟おばあちゃん溫習我的日文會話。雖然只有見過幾次,但是都能感受到她對我老婆的疼愛。之前就知道她的健康狀況不是很好,所以現在雖然她走了,也只能以她不用在被病痛纏身折磨來安慰老婆。



老婆和小拉拉是去年年底先回去台灣的,所以おばあちゃん過世之後,老婆也馬上加入幫忙的行列。可是小拉拉回去前剛學會走路,等到回去了,整天都想走出去玩。結果是老婆累(要幫忙喪事又要看著小拉拉),小拉拉也累了。



我回去之後就是專職照顧小拉拉,不過有小花也是會去照一下。





喪禮過後要回雪梨前還有幾天空檔,回到台北再去了一次民生東路上的Gabee.喝咖啡,這次沒有上次的好喝。雖然拿鐵的奶泡還是有打得很細咖啡也還不錯喝,可是沒有那種感動了說。







反而去了許小布男友的咖啡店喝到人家很用心做的咖啡更好喝。不過沒有跟許小布及她的男友龔阿滴一起拍到照很可惜就是。

這次也有去看攝影展-吳毅年的流浪基因。因為就在我家附近,走去看看。裡面不能拍照,展出的照片張張精彩。



攝影展展場在遼寧街夜市附近,好懷念!小時候我爸常買這家的鵝肉吃。



這次回去也有去淡水,可是天氣超冷!去了兩三小時就回家了。可是還是吃了不少東西就是。超多人,尤其是高中生!可能是因為剛考完試吧。還很多高中生情侶猛放閃光彈,還好我有老婆兒子檔著。





照像是一定要有的啦。



這次回去也剛好遇上投票,我還有投票權!所以也在我的國中母校-敦化國中投下了神聖的一票!以後還會不會有這機會還不知道呢!



也有跑去信義區那裡晃了一下。



有去民生社區附近找親戚跟我老婆以前同事吃飯。



也有去吃到台電勵進的酸菜白肉鍋。有夠多人在等的!



耍白痴的是,我那天沒帶單眼,就帶小O去拍。結果外面拍拍,等到進去吃想拍的時候,沒電!!只好用手機拍了...Orz 酸菜白肉不錯吃,可是其實其他的就還好。蔥油餅最棒了就是!不過那天晚上睡覺醒來有嘔吐感...可能吃太多白肉。吃了胃藥就好。以後不敢吃這麼多了 >.< 我好像吃太多豬肉就會這樣?!



之後就回來雪梨了。跟小拉拉坐飛機實在有夠累。他沒有位置,只能坐我們腿上,他要睡的時候很難睡、就會一直哭我們忙著安撫他也很少睡。第一次這麼累。不過起飛前,有非常正的空姐坐在附近,他就會乖乖地不哭然後盯著人家看!他盯著正妹空姐看,空姐還會對他微笑。要是我盯的話除了老婆會砍過來,八成也會叫空少把我丟出去吧...這次回去推小拉拉在路上十個人有九個都說是好可愛的美眉...雖然要糾正他們很累,不過很多正妹會圍過來的感覺也不錯啦。小拉拉、你要一直可愛下去哦。(謎之聲:喂~哪有人這樣做結尾的!)

其他照片可以在這裡看到.

全站熱搜

烏拉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