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和父親從大陸出發經香港轉機回台北。大陸出發時間延後了三小時,原因不明。一整機的人就坐在飛機上在那裡等啊等的。空中小姐來回穿梭,提供飲料、雜誌跟回答不耐煩的乘客問題。機長三不五時就廣播進度,雖然都只是在道歉說因為中國航空站不放行,他不能起飛。慘,明明不干他的事,他得在廣播裡道歉。

到了香港,確定下一班去台灣的飛機也不是馬上就弄好,所以要在航空公司櫃檯旁等候。就在和父親討論到了台灣該怎麼回家(那時候回到家要淩晨一點多),以及之後他的行程那時,有提到可能沒有巴士可以坐回台北是不是要請舅舅來接我們。

突然、就有個年紀看起來不超過18歲的女生站到我旁邊用很不安穩且著急的聲音說:不用叫小李叔叔他們來接我了!不用不用!

我嚇了一跳。第一個念頭:我碰上了機場騙子嗎?(聽我爸說有的毒販/走私犯會利用人的同情心替他們運送貨品,澳洲這幾年也有人因為在印尼機場抓到運送毒品被判刑服役、審判中)

仔細看了一下。亞洲人的臉龐,稚氣未脫。講的國語有點捲舌,看起來像大陸少數民族的臉孔.輪廓有點深,不像是漢人.皮膚有點黑,也不像是曬黑的.手指的指甲都很長,有隻手腕掛的不知道是佛珠還是天珠.

我跟他說,小姐你搞錯了哦,我們不認識你.我跟父親也同時慢慢從他身邊走開.怪怪的人還是不要站在旁邊得好.

沒想到她亦步亦趨地跟上來.

如果他一臉兇相,或是一個男生,那就好說,可以罵可以兇,反正我們有保護自己的權利.

可是是個女生.這就有點窘了.小女生站在旁邊瞪著大眼睛看著我們.仔細看了看,她一臉就是不了解在一般情況下她的行為會造成人家困擾的樣子.

她很認真地看著我們.她的眼睛很大.可能是因為輪廓深的關係吧.但是,她的眼睛,除了大還有種無邪的感覺.但是說好聽是無邪,不好聽就是沒大腦...

難道...

她又靠近我們.又問她了其他問題,你的家人呢?我們不認識你,請你走開好嗎?不知道是聽不懂還是沒聽進去.臉上的表情,雖然有點焦急的樣子,但是又似乎不像是太注意四周圍環境樣子的感覺.

我想是心智上有些問題的吧,我父親也點了點頭,同意我的想法.

看到她上衣有貼貼紙,似乎是航班號碼跟名字.也是等轉機?

心裡在想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一位女警走了過來.戴眼鏡,著長窄裙,五官端正,身材瘦長,小腿纖細...這都不是重點.

啊剛好!馬上出聲跟女警打招呼,跟她說了這個女生的事.女生還著急地說:不用叫XX叔叔來接我了,不用不用.女警就一直努力地想要找出她為什麼會在那裡,要去哪裡,親人呢?女生的答案都不是很清楚.手掌在腿旁張開又握緊,嘴巴有時候像是很用力地閉著,講了話卻又是簡短幾字.女生臉龐漸漸有了些許著急的表情.是因為她沒辦法說出她現在的情況呢還是因為她是獨身一人在這陌生的環境,回答陌生人連自己都不太懂的問題.

後來跟她指出女生上衣的貼紙,女警就帶走了她.

十分鐘不到,兩人又走了回來.女警說她已經跟航空公司確認好了,女生確實是在那裡等轉機.女生確實在心智上有些問題,我們可以不用理她,小心我們自己的東西就好.簡短幾句就又離開了.香港人走路很快.女生又回到直直地看著我們.

登機時間到了,我們往登機門方向前進.女生想跟上來,我大聲的說,不要跟上來!你坐著就好不要亂走!

她站著,我們繼續往前走.

我回過頭,那雙大眼睛,仍然無邪地看著我們.
創作者介紹

烏拉拉的文字隨想

烏拉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